阅读历史 |

第十九章 火拼 (三) (第1/5页)

加入书签

(四)

对于本民族的历史人物,青格勒图比较钦佩的还属大元儒将伯颜,他尤其尊崇伯颜的胆识与气度。“马首经从岭岛过,王师到处悉平夷。担头不带江南物,只插梅花一两枝。”这是伯颜留下的诗句,既有率兵平夷的无所畏惧,也有自我约束的自然洒脱,全然不为外界所染。

经历了一些大喜抑或大悲,青格勒图的心境也发生了一些变化,他发现出狱以后,自己的目标已经潜移默化为传承蒙古文化与遗存信息,对于那些物质化的得失越发淡然,这也许就是一种利益异化吧!

老黄接了一个电话以后,慌慌张张地跑进来,“大哥,我觉得还是要加快陵墓周边地带的探查,我想现在立刻带弟兄们出去看看,你看咋样?”

青格勒图打量着老黄,这家伙平日里最喜欢赖在帐篷里睡懒觉熬日子,今天怎么如此反常地主动请缨呢?不过好在这剩下的几个弟兄全是自己的心腹,就让他带着出去转转好了,看看这老甲鱼有什么新花样。

“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。老黄,你这么有事业心,我也不能拂了你的好意。那就辛苦你跑一趟,你们早去早回,留下一个弟兄打理伙食,其他人都跟你走吧!”青格勒图不动声色,顺水推舟地欣赏着老黄的表演。

“我也没啥想法,就是不待扬鞭自奋蹄嘛!”老黄讪笑着拎着仅存的一杆*出去了,五六位弟兄跟着他向远处的河滩草原走去,青格勒图目送他们消失在西拉木伦河的右岸。

“你先准备着午饭,我进去整理一下物品,咱们明天一早返回查干浩特镇。”青格勒图对留下来的这位小伙子吩咐了两句,然后就进了帐篷收拾行装。

没过多久,帐篷里的青格勒图就听到一阵汽车马达的声响由远而近,片刻就停在了帐篷的外侧,难道是云飞又回来了?这小子办事总是毛毛躁躁丢三落四的,幸亏出发才一个多小时,否则往返一趟还真够折腾的。

帐篷外响起了杂乱奔跑的脚步声,青格勒图坐在床沿顿时警觉起来,这绝对不可能是自己人!他顺手从枕头下面摸出那把手枪别在身后站起来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关闭